Category Archives: 经济分析

小米旋风 – 马来西亚

小米旋风

Advertisements

正视郭素沁的谈话

郭素沁昨日在面子书上对此提出反问,我国有许多产品都是由国阵朋党公司所控制,难道大家都要一一杯葛?

郭素沁也认为,这场杯葛运动最危险之处,就是它含有种族主义,因为它呼吁“我们华人必须”杯葛Gardenia。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不吃Garnedia,第一贵,第二口感不好!酱的理由,郭素沁满意吗?
老实说,我是从这两个原因定夺换面包的….

 

另一件事,还记得当年,林冠英是如果攻取槟城吗?先打掉国阵的打手们(民政、马华、国大党),其战略思想就是现在“只要不是巫统”运动(ABU)的延续版。

这些朋党是不可能一下子倒台的,但咱们不帮衬它,生意量自然缩小,人民有其他选择,就可以杯葛这些朋党企业,就与ABU的原理一样!

拒绝帮衬巫统朋党,也是打击这些国家蛀虫!巫统用政治来捆绑经济谋暴利、谋不义之财。咱们就用消费能力来拒绝巫统!终结这些经济垄断,断它们财路!

小插曲:网友问郭素沁是否拿到甜头了~

关于这问题,我相信杜利莎不是酱的人啦。她身为雪州国际贸工行政议员, 也要照顾自己的KPI 嘛。这点我谅解她的苦衷。

分析Felda上市的爭議

Felda 上市課題已經吵鬧了一些時日,然而這課題到底有什么爭議?

表面上是,國陣就是用『馬來人的事,你們華人不要理』的心態,來孤立這群被系統化奪取耕作地的墾植民!話說70年代,敦拉薩為了發展鄉區及提高國家經濟,通過Felda計劃來開發農業。其經濟規格及方向是提高更多就業機會,同時建設鄉區,而這當中也包括華裔的墾植區,如彭亨州文冬縣內的美律 (Lurah Bilut)。所以Felda 可說是一項利民的經濟改革,這點毫無疑問是國陣對國家經濟的重要貢獻。Felda從此變成國陣的鐵票選區也理所當然。

 

然而日轉星移,90年代的城市蓬勃發展,已經擴張到靠近這些墾植地。許多棕油園都變成城市的郊區, 而這些當年撥出去的荒地,皆是經過幾代墾植民血汗開發的土地!說到這裡,也就很明白了,政府是想通過上市來收回這些寸土是金的墾植地?納吉本身否定這說法,然而Felda之子(ANAK)卻指控有將近360,000畝地被發現抵押給即將上市的Felda Global Ventures Holdings (FGVH) ? 

試想,如果將這些土地改成商業地、工業地來發展,這一下子能進賬多少暴利?現成的例子如靠近吉隆坡的Sungai Buaya, 靠近莎亞南的Bukit Cerakah及靠近吉隆坡國際機場的Sendayan !這些墾殖民變賣土地,都已經變成百萬富翁[i]

如果ANAK的指控成立,那納吉撥付一戶15千馬幣的榴蓮 (納吉形容Felda上市撥給墾植民的分紅),簡直是皮毛裡頭的皮毛!不要忘記,墾植民將永久喪失幾十年辛苦開發的土地!很難想象,如果FGVH沒能控制墾殖民的土地,那到底要如何統一發展/管理這些墾殖區?

如果敦拉薩是為了經濟改革而開發Felda,那么現在納吉涉嫌打著經濟轉型的大旗來奪取土地資源,是否考研著政府在處理這爭議性課題,沒有提高透明度?納吉誓言要打造史上最透明的政府,又從那里說起?


[i] The Case Study on the Malaysian Palm Oil <http://r0.unctad.org/infocomm/Diversification/bangkok/palmoil.pdf> viewed 25th May 2012


纳吉的蛤乸隨街跳

纳吉发布一马信托,听说投资回利很高。

这里就跟大家分享下

Present Value = 5000 FutureValue = 13000  n= 60 ( 12个月 X 5 年),按以下的方程式计算

答案是 i = 1.6053%

比较现在银行的月息 = 现在的银行月息 =( 3% / 365)X 30 天 = 0.2466%

结果是 = 纳吉的一马信托回利是 5.5 倍 (5.509732)

大家再看看这图片

马来西亚的债务对GDP已经提升到 2010 年的 55.4%, 而今年预测也会高于54.2%, 为何? 因为政府历来都会有特别预算,是超出本来的预算案

在加上高估的5.8%GDP,随着欧债危机的恶化及中国经济放缓,大马的出口将受到影响,5.8%的GDP变成遥不可及。

面对债务及GDP的不明朗的前景,而纳吉却能开除如此丰厚的信托时,我怀疑:

  1. 政府是否缺钱周转?
  2. 5 年的投资期过长,面对前景不明朗的风险过高
  3. 投资回利远远高于市场,政府到底如何支付?
  4. 预测的GDP成长,及债务问题得到控制吗?

按以上分析,简单的说,世界上没有蛤乸隨街跳的!国债能在短期内增加 42.8% 至54.2%, 证明政府的开销增加的同时,钱又用去哪里?

纳吉不如回答的问题,才来为一马信托召生意。当然如果你没有马币5000, 你还可以贷款,包办的包括Cina, Melayu,India + Bangla Bank!但记得还利息喔,世上可没有白吃的午餐。

纳吉政府低估了郭鹤年?

网上流传的文章

大马糖王:那鸡吃了一粒糖,却输掉一间厂,吃了一间厂,却輸掉全世界。

最近那鸡政府得罪了郭鹤年,给大马经济带来的打击更加大到吓人!尤其中国温家宝总理来马官访以后,那鸡政府才真正体会到郭鹤年对中国的影响力有多大!

他们为了朋党的利益,硬硬吞掉了郭鹤年的玻璃市糖厂,表面上让朋党发财10几亿,但是却造成了全民损失超过200亿!知道内情的人,又忍不住要开骂PKHKC了!

大马糖王离开大马,变成世界糖王!他在澳洲买下世界最大的糖厂,有出资100亿美金,在耶加达发展世界最大的甘蔗种植计划和发展炼糖工业;世界糖王之名,郭老当仁不让。

反观大马,为了朋党的利益,却牺牲了全民的利益。。。。对于⋯⋯知情者而言,过去几十年来,郭老对大马政府的援手帮忙,真的是仁至义尽;没有想到政府反转猪肚就是屎,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那鸡政府:忘恩负义!

有一个《秘闻》,是关于最近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马,那鸡碰钉子的。

早在温家宝总理访马之前,那鸡和他的内阁就不止一次放话,说希望中国可以通过这次访马的时候,将购买大马棕油的数额提高一倍。

大家都知道中国是大马棕油最大消费国。经济急速崛起的中国是在近年来成为大马最大的棕油市场,不过我国目前也面对印尼的强力竞争,试图以更低价格出售棕油给中国和印度,分薄大马的市场。这正是那鸡最担心的。

那鸡希望温家宝总理能够签署一份新的棕油买卖合约,将平均每个月出口到中国的10多万公吨的数量提高一倍。可是温家宝一来到大马,就告诉那鸡,那是不可能的事。那鸡犹如被当头浇了一盘冷水。

那鸡知道中国市场需求量太大了,就算每月进口100万公吨的棕油,也不是问题。那么,问题在哪里?

问题就在:糖王郭鹤年不答应!

为什么糖王郭鹤年能够影响中国购买大马棕油的决定?

中国全国的食油市场是由谁垄断的呢?中国的食油市场老大,是《金龙鱼油》食油;占了全国食油市场将近40%!而金龙鱼油食油的大老板,正是郭鹤年!

想想,温家宝代表中国政府购买大马棕油,回国之后这些棕油交给谁去加工提炼成食油?当然就是民间企业啦!金龙鱼油食油公司不答应吃下这些货的活,你叫中国政府怎样消耗掉?

那鸡从一开始就傻呼呼的,根本不知道郭鹤年在中国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他当初帮着朋党逼郭鹤年让出大马糖王宝座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得到报应!

郭鹤年被逼离开大马,心里当然非常不爽,要知道大马建国初期连航空业人才也没有,是联盟政府恳求郭鹤年的父亲帮忙设立马来亚航空公司的。

70年代大马海上航运业也真空,是大马政府亲自派代表去香港邀请郭鹤年帮忙,郭鹤年为了国家发展,将自己的集团业务暂时放下,回来大马协助政府设立国家海上航运业,这才有了后来的MALAYSIA INTERNATIONAL SHIPPING COPERATION,简称MISC。

连老马也多次遇到经济商业难题的时候找过郭鹤年帮忙,甚至当年马华的陈群川遇到新泛电官司,无法缴交保释金,都是郭鹤年两肋插刀帮忙搞定的!这表示,大马历任政府,从联盟到国阵,都欠了郭鹤年不少人情。但是大马政府竟然打完斋不要和尚,过桥抽板,硬硬以〈不批准白糖起价〉,〈必须国有化〉等等借口把郭鹤年在大马的基业给吃掉!大家说,这是不是忘恩负义?

70年代邓小平东山再起,宣布中国走改革开放路线的时候,最需要海外华裔企业家鼎力相助;最早坐言起行走进中国帮邓伯伯开拓中国市场创造经济奇迹的大企业家,香港是霍英东和李嘉诚,大马企业家就是郭鹤年第一个响应邓小平,在北京建造中国第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香格里拉大酒店!

凭着过去30多年和中国政府领导层建立的深厚关系,郭鹤年的影响力之大,绝对是那鸡无法想象的。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帖子最前面说:他们为了朋党的利益,硬硬吞掉了郭鹤年的玻璃市糖厂,表面上让朋党发财10几亿,但是却造成了全民损失超过200亿!

郭老的糖厂被僵尸肥婆的家族硬生生吃掉,想他老人家叱咤国际商场,几曾受过这么大的屈辱?更何况还是自己一心一意帮助了几十年的祖国政府?而那鸡根本没有想到,他得罪了糖王的后果竟是如此严重。

【吃了一間廠,輸掉全世界。】–名句精华。

糖王这边才离开大马,那边立刻宣布收购澳洲最大的白糖制造厂,制造白糖的某种原料,就是由这家企业供应给全世界糖厂的,当然,包括被僵尸肥婆家族吃掉的玻璃市糖厂。

接着在今年初,郭老再宣布投资100亿美金,在印尼开发世界最大甘蔗种植区,还有先进的炼糖厂。世界经济不景,大马政府周游列国招商,外资来马的总投资额一年才多少亿?郭鹤年单独一人给印尼的单一项目投资就高达100亿美金!各位,看到这里,你会不会很想对那鸡夫妇大骂一句:PKHKC!?(不明PKHKC,哈哈)

现在郭老态度摆到明,中国和大马政府以前签下来的购买棕油合约照跑,但是,想增加购买数量?免谈!印尼的棕油比马来西亚更多,价格更便宜,加上现在他在印尼投资这么多钱,印尼政府当然把他当财神,什么都好谈。更何况印尼一直虎视眈眈,希望能够从大马手中抢走中国的买卖棕油合约。

至于中国购买冷冻榴莲,根本就是在无法得到更多棕油购买的承诺之下,中国给大马的CONSOLATION,安慰奖而已啦!哈哈哈!中国人有吃榴莲的习惯吗?你要花多少时间和心思去推销大马冷冻榴莲?泰国榴莲在中国都未必卖得好,更何况是冷冻榴莲?

在商言商,谁敢一下子将价值数百万美金的冷冻榴莲推进一个完全陌生的市场吗?万一中国人的接受度不足,时间久了面对退货问题,怎么办?血本无归啊!做生意是这样的吗?别傻了!

今年初,当郭老宣布在印尼投资100亿美金的消息见报之后,我看到一些人批评郭老不爱国,宁愿将这么多资金拿去印尼,都不照顾大马人;我就一直为郭老叫屈!你们忘恩负义把人家的基业吞掉,让郭老含恨离开大马;现在看到郭老不鸟大马市场了,你们有资格批评他吗?

追根究底,人家宁愿在澳洲和印尼大量投资,都不看你一言,应该怪谁?

顺便跟大家报告一下:郭鹤年不但是中国的酒店大王,食油大王,世界糖王,他还是coca cola汽水品牌在中国市场的专利权拥有者。他在中国涉及的业务极多而且多元化。为中国制造许多就业机会的商机,是中国中央政府领导人非常敬重的一位企业家。他讲一句话,份量绝对不会比一些外国领导人低。

他也是直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位从来不接受大马皇室授勋的大马大企业家。很多人写他的时候,理所当然地称他《丹斯里郭鹤年》,事实上他并没有这些勋衔,也不稀罕。他不是丹斯里,也不是拿督。

By: 忠政快讯

 

解读美国信誉降级

评级机构打了AA+评级给美国政府,导致世界各国引发股灾!然而真的是美国政府的错吗?而且为何会引发股灾?难道评级机构如S&P,真的能搞垮一个政府?

据诺贝尔经济学者克鲁曼[1]的解释,评级机构也不是可以尽信的!其论点为,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金融危机的元凶,评级机构就是帮凶之一!评级机构打了AAA的最安全,最可靠的信誉评级给金融机构发出的垃圾债卷(CDO),也没告知投资者潜在的投资风险!这被认为是助纣为虐的同流合污。

评级机构可能被收买,或有不见得光的内部交易,因为垃圾债券,就是垃圾债券,怎么可能变成最可靠的AAA评级?更何况评级机构从来不公布,评级程序的标准是什么?这难免会导致透明度不高,内线交易疑问重重的局面。

2008年金融爆发时,投资银行被烧到焦头烂脚,基金会改攻期货市场,导致世界原产品价格高涨,2009年联合国报告就点名指出,没被管制的基金会,是世界原产品被炒高的元凶!国际货币基金(IMF)的报告[2]也指出同样的问题,确实跟评级机构有关系,所谓的利益冲突。当时奥巴马总统就希望立法来监控这些基金会,投资银行及评级机构。

试问这些喜欢躲在背后运作,横冲直撞的金融操手,会怎么想?他们不可能坐以待毙,只要美国证券局的(SEC)的执法一开始(2012年3月),他们将受制于法律,这会大大削减他们谋利的机会。所以在过去历代美国总统,提高财政或债务上限时,降级都不会出现!这次可说是夹着管与被管的挣扎,做最后反扑!

个人认为,奥巴马的立法管制评级机构,投资银行及基金会是导火线!而亲商的共和党变成帮凶,共和党一直闹要减税,但政府开支,低迷经济及债券问题,被贬值的美元一再拖累,一头蜡烛两头烧,共和党的减税方案,还没冲击美国人民,就已经让政府财政垮台了!

深入分析的结论是,共和党及操手们,是要阻止奥巴马连任,原因是奥巴马捆绑了华尔街的强盗意愿,阻碍他们无约无束的发财!这评级游戏,只是前奏曲。

 

美国的国债危机?

美国最新一期的国债,8月中到期,外界担忧美国政府的债务毁约!

从目前的进展来看,民主共和两党会达成协议,让美国政府毁约,特别是美国国债,将会使美元的信用跌入谷底!美元一完蛋,美国就跟着GameOver!请问哪一个众议员及参议员有那样的胆量,拿自己的颈放在断头台上?

美国参众两院历来有个特色,面对重大事件,他们会选择妥协。所以估计美国国债不会毁约,至少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