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政局分析

泰益及加影補選

經過多天的報導,由黑髮當官到變白毛的泰益終於選擇退位!這看來對加影補選好像沒什麼關係,其實理頭大有乾坤。

當全國在野黨集中軍力攻取加影州議席時,忽然爆出泰益退位之事,這是巧合,還是國陣用來擊潰民聯的妙招?之前分析過,安華攻取加影的得勝率很高,巫統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卻什麼也不理,而重點在民聯各黨派,也希望通過這場補選,來穩固民聯內部對505大選後的低靡情緒及解決PKR內部的問題,這時殺出的泰益退位,很可能讓民聯陷入兩地作戰的困局。

416砂撈越州選,泰益所屬的土保黨幾乎不受影響,505大選的國席也是如此,這說明土保黨比巫統還要強盛,至少沒有任何一個黨派能直接或間接影響到它。2011年的州議會,將在2016到期,這也說明今年、明年或後年初,均有可能是砂撈越州的選舉年,泰益現在選擇當州元首,看似將權力往下挪,但對他經營已久的土保黨,不會一下子跨掉,估計他依然牢牢的掌控著砂州的局勢。

泰益能在國州都保持全勝的狀態,在退位前宣布解散州議會也是有可能的,加上民聯志在必得的半島加影州議席,這突變勢必分散民聯,特別是DAP的集中力!巫統副主席莎菲益說得好:“在野黨一直抨擊泰益不退位,現在好了,他將退位了”,這話要兩面看,對425州選,華人的選區多為俗稱“白毛”的泰益貢獻,人聯會大敗,除了自身的內耗及無能之外,也是敗在“白毛”的效應下,這點就是泰益考量在退位前,可能閃電舉行州選的的考量之一。

人聯過去的重量級領袖都榮休了,黨內也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過去泰益也不斷的對人聯黨呼籲改革及積極贏回華人票的重要性,無論你喜不喜歡,泰益不會放棄人聯,而人聯更不會放棄泰益,所以泰益退位,是幫了人聯一個大忙,但效果會如何?還需要靜觀其變。

還有一點,泰益領導的土保黨,之所以能有如此強盛的凝聚力,就是對各族的交融,無論是文化、宗教及習俗,都比巫統處理得好,只要能穩住土保黨,泰益依然是砂撈越的White Raja!加上巫統馬華經歷308及505的洗禮後,勢力大不如前,土保黨變成勢力舉足輕重的老二(國陣)其政治籌碼有增無減,巫統也要看泰益的臉色辦事。

如果真的舉行砂撈越州選,這可能不是衝擊安華在加影的補選而已,而是民聯內兩大黨派DAP及PKR最頭疼的事務,兩黨要怎麼在兩邊戰場開戰?你可說人聯現在沒勢,但泰益會替人聯造勢。別忘了,馬來西亞不是出現過三合一(武吉士南卯/武吉干當/巴當艾)的補選嗎?加上選舉委員會“省錢”的安排,及無限可能的馬來西亞國度,別說不可能!

這大膽的預測是否會出現?這要看這幾天的局勢演變。

加影補選的背後

公正黨加影州議席特意懸空,讓公正黨靈魂人物安華上陣一事,不是一般的博弈!裏頭有黨選風波、505大選後情緒低靡的後遺症、巫統的策反及安華對民聯的凝聚力等問題。

黨爭是黨派的必然產物,阿茲敏這位署理主席,一直處心積慮,對雪州大臣一職耿耿於懷。當然這也涉及公正黨黨政分家的做法,一直以來大臣卡立都決絕公正黨要員包辦雪州的工程,這點讓公正黨員非常不滿,當然對外,這可能是一件好事,如果與國陣份果果的模式一樣,幹嘛選公正黨呢?

卡立是雪州CEO,當頭的,自然要有些作爲,這點卡立管理的雪州,財政充盈、對民生建設的管理及監督比前朝有效務實、對民聯各黨派的關係處理得不錯,但卻偏偏不買雪州公正黨的帳,雪州公正黨的勢力,是全馬最鼎盛的一支,也是阿茲敏牢牢控制的利器,加上卡立得罪許多黨內人士,推阿茲敏出來理所當然,問題是阿茲敏符合要求嗎?

阿茲敏曾經在505大選前揚言,要贏取更多的州議席,但事實並非如此,也將原屬親民聯的社會黨議席,也因爲與伊黨社黨諧調不足,導致國陣收復失地,這說明一點,阿茲敏有頭大症(哈迪阿旺堅持讓伊黨候選人出戰,分裂了民聯選票),而且對民聯內部的關係處理,遠不如卡立,但對內卻很強勢。

這場補選,被認爲是公正黨爲了解決內部,特別是卡立及阿茲敏之爭,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別忘記,在中央政府瘋狂的“坐地起價”、減津貼、實行消費稅的情況下,國庫估計已經是拆東牆補西牆的困境,雪州是全馬皇冠上的鑽石,羅斯瑪不要,不等於納吉會不要!

巫統善於挑動民聯的內耗,特別是一脈相連的公正黨,由安華長女奴魯依莎離婚的炒作,再到卡立阿茲敏幾乎公開的角力,這當中真的沒有巫統的黑手在操控?

公正黨其實一直存在黨內二線領導人的問題,有些二線領導的素質卻遠不如民聯兩黨,說實話,安華的聲譽,已經概括大半個公正黨,所以就算有,也被安華的光環罩著。公正黨的前景問題,才是問題的關鍵,特別是對民聯“合縱”策略,沒了公正黨,民聯很難走遠。這場補選會再次凝聚民聯對安華的支持度,一來可試探國陣的支持率,二來可以測探民意,特別是飽受通貨膨脹影響的馬來票的趨向,再來就是凝聚民聯的力量。

505大選後,民聯陷入一段時期的低靡,特別是伊斯蘭黨及公正黨,直到最近的百物漲價,才活躍起來。公伊兩黨的低靡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馬來票的得票率不高於預期,過去多年的努力,居然敗在區區500馬幣的引誘下(BR1M),心理失衡是可理解的。安華這招補選棋,是想在黨選前夕,有激起黨員們鬥志之意,但這不是主因,而是配菜。

拉菲茲說了一句話,納吉不會等5年收復雪州檳城,如果反問,安華難道也不懂這道理嗎?安華自然懂,因爲政治攻防戰,無時無刻都在進行,拉菲茲是說了實話,但在政治上卻說了廢話!

雪州充盈的儲備金,讓納吉垂液,試問姣婆怎能守寡咧?巫統策反是必然的,也是科學的,納吉絕對不會等5年,安華何況不是?但關鍵是先穩住雪州。

如果雪州政權易手,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政治叛變!民聯州議員集體跳槽國陣,但事情沒那麼簡單,這可不是一兩席就能成事的,有人用充盈的儲備金來做跳槽的成本計算,這不是不可能,而是很難,難到國陣算到,卡立安華又不會算嗎?所以這可能性極低。

現在的論點是,誰會跳?或許更貼切的事,爲什麼而跳?如果阿茲敏會跳,他是笨蛋!因爲通過內部處理大臣一事,如果辦成,將得到平穩的政權,如果通過巫統來辦,就算辦到,得來的卻是微差多數及不穩定的政權,所以有必要冒這身敗名裂及充滿變數的險嗎?估計阿茲敏不笨,除非阿茲敏連公正黨署理主席不保,這樣留在公正黨也沒作爲,他才可能會鋌而走險,所以關鍵在黨選,阿茲敏能否保住現在的位子,才是焦點。

基於勞民傷財一詞,如果比起“買貴了”或”沒貪污成分”的託詞,公正黨不算勞民傷財,因爲卡立已經證明,理財有道是公正黨的長處之一。如果說需要解釋騰空位子來補選,公正黨確實需要出師有名。

DAP的公關危機

505大選後,DAP是有點五行欠“鳥”!腦袋靈光一現,就以型補型,將一只“Ubah”鳥擺了出來。這本來不是問題,爭議就在DAP如何處理這糾紛?無論如何,從正面來看,這鳥算不了什麼大問題,而是事後的“鳥言鳥語”,讓部分曾經投DAP的選民目瞪口呆。DAP 被質疑、被質問,原來是種禁忌!

記得505大選前夕,DAP鬧了不少候選人的爭議。檳城、霹靂、雪州及馬六甲,都有準候選人在最後關頭被割愛。另外各州的零星案例就不提了,多名檳城前草根議員、後朗原任議員姚天和、與倪氏不合絃的梁美明及蓮花苑前議員李映霞都有處理不當,對外公關手法僵硬,當時領導層祭出,以大格局着想,來掩飾黨內的處理不妥。

這些原任議員,雖然有些學歷不高、連語言溝通也有些障礙,但絕大部分都是挺草根的基層領導,這點不容置疑,也就是這些純草根政治,才讓DAP有那麼多社會底層的支持者!馬華跑的精英路線,相對的遜色。

505大選,是有改朝換代的機率,所以大家可能認爲“大局着想”是比個人得失來得重要,但如果是以大格局來剷除對手?用大格局來掩飾自身的管理問題呢?你身爲選民,是否當了幫兇?

這點就在最近爆發的事件“社團註冊局(ROS)害DAP”一事,暴露了出來!其實ROS怎麼害DAP呢?如果當時統計錯誤,當天是否沒人發覺?如果有,爲何領導層在十來天後,才姍姍來遲的糾正?從這點來分析,DAP在當時的處理方式,確實有問題!

再作一個假設,就當ROS是巫統的馬仔,難道DAP今天才知道嗎?幾時開始,巫統會遵守那麼高尚的不干預手段?不會吧?就算全部DAP的領導人腦殘,“老鳥”林吉祥也不會看不出!所以ROS不論在什麼角度,都不可能對DAP手軟,這點路人皆知。

ROS的重選要求,打亂了DAP現任領導層的佈局,許多支部擁有50%或更多的新代表,這些代表帶來的變數,領導層很難掌控。所以林冠英的頑強對抗,甚至說是巫統企圖分裂DAP,企圖用巫統來“過橋”,但就算人民認爲是巫統的傑作,DAP黨選還是自家的事,黨代表可不是信息受阻的人民啊!加上現在大選已過,大格局的呼籲,效果不大,而在未來,DAP的表現越來越重要的情況下,DAP到底會以什麼樣的格局出現,才是有利於人民?

再說說林冠英回應評論員,認爲拿陳水扁貪污腐敗來比喻是錯誤的,其實林冠英有個很好的機會來反轉劣勢,當小黃議員出來嗆時,輿論界已經開始反感DAP的處理方式,林冠英只需說:“我接受正面的評價,會再接再厲改善情況”!就那麼一句,不失體面,也有雅量。

林冠英“選擇性”指控評論員,指控評論員對比貪污腐敗的陳水扁不對,這讓許多理智的選民驚訝!爲何?一直指控別人“選擇性”誣告的林冠英,居然犯了同樣的錯誤!這也讓國陣一直稱林冠英爲“神(tokong)”的政治形容詞,忽然昇華,成爲不可被批評的神!

其實,林冠英不是神,他也有弱點,但他的所作所爲,包括黨內文革式的反駁輿論,這像是自投羅網的“自殺式”行徑,可不是別人能左右他們的,所以DAP 應該自我檢討。

我一直認爲DAP會很快達陽極轉陰、物極必反的巔峰期!現在看來,應該是現任的領導層先達到這境界,許多領袖都唯唯諾諾,當然也有韜光養晦、伺機而動的一羣。DAP 必須趁現在的強盛來推行黨內改革,搞好黨教育、實現黨內民主及建立健全的黨機制,擺脫黨天下、一言堂及人治的歷史弊病,都是社會民主進程的一部分,巫統錯過了2004年大勝後的改革契機,結果敗壞得更快,這歷史DAP應該警惕。

DAP 最好能黨政分家,權力過於集中,只會製造更多違背人民意願的事情及決定。Ubah 水上鳥的應對、505選前候選人風波、ROS被害事件及評論員被嗆等,都看到DAP內部及對外的公關危機,這點還沒包括DAP近來的強勢,其實巫統一直利用DAP的強勢來唬巫統的傳統選民,DAP越強勢,盟黨PKR及PAS的壓力就越吃重,加上巫統在黨選前需要一個對象來“喂招”,DAP 的強勢,正中下懷!既然是敵對黨,怎麼會被別人“利用”呢?DAP的強勢,其實就是笨!

離開505大選不過三個月,DAP 的莽撞,難道真是換了椅子、也換了頭腦?我擔心,還有4年9個月,到底該怎麼過?

现实与政治的重要性

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经过80年漫长的经营,终于如愿迎来第一位民选总统穆尔西!穆斯林兄弟会通过政党自由及正义党,不但掌握了立法议会多数议席,同时有位总统殿后的政府行政长官,这种巨变,别说穆斯林兄弟会感到惊讶,就连一心想控制这文明古国的世界霸主美国,也一时回不过神来!

埃及,人口接近8千万,拥有广大的尼罗河流域及两海的控制权(红海及地中海)。苏伊士运河贯通两海及缩短航道,称它为“欧亚非的咽喉”并不为过!不论从经济、地理及对美国传统盟友以色列的唇齿关系,埃及的政治趋向,对中亚的稳定及对美国的政策布局,都有直接的影响力!

Image

美国过去通过军事上的交流,一直扶持亲美的军事力量,如纳赛尔及穆巴拉克。美国也通过巨款的军事援助,建立与埃及军队异常密切的“准盟友”关系,这层关系,没有因为换了总统而改变。这也是为什么,在慕尔西被解除职务前一天,媒体就报道了奥巴马曾经对穆尔西说:“如果你一意孤行,情况将由不得我”!遠在2012年11月22日,穆尔西发布宪法声明称,在新宪法获得通过、新议会选出之前,他的决定是最终决定,任何个人和机构均不得挑战。埃及政治危机由此开始。宪法声明还规定,司法部门不得解散制宪委员会。這被認爲是現今埃及政局動亂的主因之一

如果说奥巴马“默认”这场军事政变,其实也可以说,是穆尔西将僵局推向高峰!穆尔西过于强硬的手段,让局势继续恶化。穆尔西如果可以婉转点处理问题,埃及这危机,不完全不能解套。穆尔西也应该知道,埃及经过漫长的军人统治,世俗派的实力相当强盛,是完全有能力推翻现在亲伊斯兰的政权!

记得前南非总统曼德拉,在他其中一本中记载了那么一句:

“当时,我刚接过总统权职,表面上黑人执政了,但事实上,军队、经济、政府机关及国防,都由白人主导,如果我(黑人)决绝不合作及不认清楚这事实,一切努力将回到原点”

我不知,身为博士的穆尔西是否读过曼德拉这句名言?但从他“不识时务”的坚持,浪费整一代人努力换来的合法权力,几天内就白白的交出来!简单的说,穆尔西没具备政治家的直觉,没有逻辑还没那么要命,没有直觉可完全不知道危险!政治上的妥协,很多时候只是权益之计,何必看得那么重?

埃及昨天发生清场事件,造成大量流血伤亡!我同情穆斯林兄弟会,因为穆斯林兄弟会能够和平举起,通过合法的途径执政,证明亲伊斯兰政党,是可以遵从西方的民主进程来执政的。本人对穆斯林兄弟会充满期待,加上埃及的经济实力不差,如果以穆斯林执政的模式可以制造繁荣,这将改变世界对亲伊斯兰执政的恶意抹黑!同时对伊朗神权政治的一种否定,这对世界皆有好处!

回看国内的伊斯兰党,同样有过两次的惨痛经历,攻陷登州一届就守不了,夺取吉打后也是一届就易手!这俩州在伊斯兰党执政期间,都制造不少课题,激进的伊斯兰化是一种,虽然有些只是介于“喊话”的层面,但也制造没必要的“遐想”,让选民有离心的感觉!

从社会经济的角度来看,深化伊斯兰,解决不了国家现有的问题!试问?难道勤于祈祷就能减低犯罪率?难道你是虔诚的教徒就不会肚子饿?宗教与人的心灵关系密切,除此之外,人还是要活在现实里头。穆尔西及伊斯兰党在过去登、吉两州的做法,就是活在不现实的幻想之中!

马来西亚是多元的国家,过于强调自己的种族、信仰及宗教,只会陷入争论不断的死胡同!人是渐进性的动物,只有一天过得比一天好才有意义,政党也一样,为了大目标,做一些妥协及权宜之计,不是什么违背天道的事!老死咬住原则不放,到头来什么都没有,而白白浪费难得的机遇!

现在伊斯兰党号召集会抗议及谴责埃及军方的暴行,我想问,你们党内举行 post mortem (事後剖析)了没?到底要如何应对“守不住”的情况?

曼德拉的睿智,是从现实中认识到自己的目标,必须抛开自己的私怨来达成!这点值得从政者学习,毕竟,现实才是政治圈的玩意儿。

拒絕伊斯蘭黨的非穆斯林候選人

首先,我再次說明,我是支持伊斯蘭黨的選民,過去在家鄉已經開始投PAS,但這次我認為有必要拒絕伊斯蘭黨即將推介的非穆斯林候選人。

這裡也必需說明,我沒有義務一直支持伊斯蘭黨或任何政黨,我的理想是政黨來服務人民,不是人民服務政黨!

我這呼籲,就是建立在這原則上,伊斯蘭黨對外解釋,修改黨章是一件困難的事,其中如果修改接受非穆斯林黨員,哪伊斯蘭黨還是伊斯蘭為主的政黨嗎?這句話看來合理,其實這全部都廢話!

咱們從另一面看,就能明白。伊斯蘭黨很反對巫統倡議及支持的馬來-穆斯林,其論述是,穆斯林不應該以種族為界分,伊斯蘭教義是包容、仁愛的宗教。

現在問題來了,看看PAS現在的黨員架構,和巫統不一樣不過是外在的帽子及內在的宗教情結。一樣也是Malay-Muslim。

當伊斯蘭黨說,修改黨章的阻力大,是害怕基本盤馬來-穆斯林受到衝擊!投鼠忌器的情況下,才推出非穆斯林候選人來角逐大選。黨章說明,非穆斯林不能是黨員,也就是說,這些候選人,不會是有權力投票選黨領袖的黨員,而是次等的支持者(penyokong)! 哪選民選他幹嘛?

如果這位非穆斯林在黨內連黨員也不如,更不用說什麼基本權益了。這些問題,就是因為他不是“穆斯林”的關係。希望大家能好好琢磨這情況,這是擺在眼前的現實問題。雖然身為黨員也未必能辦好事務,但完全沒有基本權益,這叫人怎麼信服?

如果PAS的黨章只能讓穆斯林加入,哪它們是否用宗教隔離、區別的方式來處理非穆斯林入黨?這種可能性很高,因為直到目前為止,伊斯蘭當還是以馬來-穆斯林為主體的政黨!

如果我拒絕巫統的優先論種族主義,哪伊斯蘭黨優先的宗教主義又該如何?我們如果拒絕巫統的種族歧視及優先政策,也同樣應該拒絕伊斯蘭黨才對,他們是用宗教歧視來區別黨員及支持者之間的權益!任何優先論,都有潛在的問題,有人優先,就有人被忽略。只要優先論一直存在,就不能完全公正,更何況要求公平?

昨天在網上發表了一些意見,有幾位網友留言,一位是伊斯蘭黨黨員,一位是檳城的女人,伊斯蘭黨員說我不明白PAS黨章及修改的難度,我則問他,誰制定黨章的?這不是伊斯蘭黨的問題嗎?PAS自己應該解決。他還說,我只會投訴,我問他,難道政黨不能被投訴嗎?我難道要學我先輩,一直毫無疑問的支持國陣幾十年嗎?或許我更應該向PAS下跪磕頭嗎?

從他的言論裡頭,可以看出,他對游離非穆斯林的認知,異常貧乏。

檳城的女人認為我的呼籲是我的邏輯,其實追根究底,這問題還是來自伊斯蘭黨的黨章。那是事實啊!

所以我的看法是,拒絕任何一位伊斯蘭黨的非穆斯林候選人!讓PAS了解,非穆斯林一樣拒絕以宗教主義隔離或區別人民,PKR及DAP已經以開放模式處理黨籍,為何伊斯蘭黨需要如此特殊?而這獨特性,是否與全民伊斯蘭黨(PAS for All)的政治宣言背道而駛?

pas utk semua

在馬來西亞,只有普世價值觀能符合國民的信仰需求,過分的強調自己的宗教、優先權及獨特性,只能築起宗教之間的隔離城牆。

我會繼續支持伊斯蘭黨有作為的穆斯林候選人,但同樣拒絕異端的伊斯蘭黨候選人,馬來西亞應該拒絕任何只會談宗教,而不懂如何發展民生、經濟、法律、人文、教育及社會的候選人。

如果人民改變不了政黨,就任由政黨來改變你吧!但過程當中,你的權益會再次被玩弄,所以你自己決定,到底你要政黨來服務人民,還是人民倒回來服務政黨?我可不是政黨奴才啊!爲什麼政黨的論述我一定要認同?爲何他們說的我要聽,而不是他們來聽我說呢?選票在我這裏,你先來說服我!

分析112集會對納吉的衝擊

先說警方對這場集會的處理方式,開了27項必需遵守的“規則”,還發生double count (估計相加)的技術性錯誤,都證咱們的警方,還是無法獨立運作,可能下次在面試警員時,應該認真的測試應徵者是否會算數?不然就送去養雞農場,訓練他們不要double count雞仔!

簡單的說,警方根本沒有什麼改變,一樣還是“親”政府,因爲行政單位就是總警長的直屬老闆(馬來西亞行政單位有絕對的權力遴選總警長一職)國陣會允許這場集會,是要製造選前美好的感覺及輿論,但是從政府首席秘書,大學通告及某些部長發出的“告誡”某某單位不要出席集會就看到,其實政府還是害怕人民參與這集會!

問題是,刻意製造選前的美好感覺及輿論,有效嗎?自納吉掌權以來,幾乎每年都有大型的集會及事故

  1. 2009年頭 愚人節舉行的反內安法集會 – 執法單位連發937枚催淚彈殘酷鎮壓示威者,同月3日,納吉接任首相一職
  2. 2009年中 爆發具煽動性的牛頭示威 – 先縱容,其中包括內政部長,後被告上法院及懲罰
  3. 2010年頭 高庭宣判非穆斯林可以合法使用“阿拉”字眼,此案源自內政部長及政府禁止非穆斯林使用“阿拉”而引起法律訴訟
  4. 2010年頭 基督教堂縱火案 – 被拘捕的全是馬來年輕人 ,事件讓全馬震驚!
  5. 2011年頭  砂勞越爆發馬來文聖經被扣押事件,建國以來頭一次發生的事件
  6. 2011年中 709 Bersih 2.0 大集會 – 被鎮壓,還出動大量警員圍城及阻擾人民加入吉隆坡市區
  7. 2012年頭 428 Bersih3.0 大集會 – 被鎮壓,封鎖獨立廣場、使用電磁波干擾手機通訊、滋事分子混入示威人羣鬧事
  8. 2012年底 Lynas開始提煉稀土,這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處理廠,地理位置靠近人口密集的大城市- 關丹
  9. 2012年底 Himpunan Hijau 大集會 – 被騷擾及圍堵進入獨立廣場

這些事件,都是納吉主政期間的大事,能與他無關嗎?

吉隆坡112集會證明了幾點:

  • 人民集會可以和平舉行
  • 執法單位的圍堵及阻擾,只會徒勞無功,相反可能引發更多、更廣的反對浪潮
  • 人民對現任政府的施政不滿
  • 政府沒充分理解人民的需求
  • 製造混亂的,往往都是害怕自己權力受衝擊的特定人物
  • 在野黨肯定要穩,亂 – 對接手政權者,毫無益處

603000_4103449068878_1327067253_n

納吉政府,誤判了多場示威,主要不是不理解人民的需求,而是無法作出必要的改變,加上人才凋零,政府無論在施政及執法上,都是儘量討好上司的歪風,造成納吉空有好理念,卻陷入無法達標的無底泥潭中,其執行力及原則性多變,朝令夕改,如最近的年輕人購買智能手機一事,簡直是兒戲!這些問題,讓人覺得是在作秀多過誠心服務人民。

納吉夫婦這幾天頻頻上報,可能想搶些曝光率,這動作包括羅斯瑪在制水區派水,前天納吉到印裔區派米等,其目的就是通過“小恩惠”,希望人民對他們夫婦倆的善舉“改觀”!

問題是,112集會已經無關納吉夫婦兩人,整個馬來西亞未來的政治生態環境,即將變化!誠如安華的“人民獨立”理念,必需由人民主導政治,而不是納吉夫婦或巫統倡導的極權領導。

再說國陣已經人才凋零,根據可靠的信息,羅斯瑪曾經要求某某華裔商界領袖,在大選期間爲國陣站臺競選,但卻被一一拒絕!這證明,國陣內部已經得不到華裔的支持,有能之士也不想幫巫統辦事。羅斯瑪想拉攏華裔商界領袖、名人來爲國陣站臺,更說明馬華及民政已經完全喪失政治實力,包括最基本的說服力!

如果沒意外,來屆大選,將有一些利益分子的華裔商人名人,加入羅斯瑪的號召,成爲專攻華裔選區的“刺客”!這將是納吉夫婦的最後一招,使計來騙取華裔選票!但他們/她們當選後,依然會依附巫統,因爲沒有選前的利益交換,這些名人,會出來冒險嗎?

出席集會的10萬人不是很多,香港埃及都曾經破50萬人示威,但這數字已經是馬來西亞之最,其震撼力很大!加上愈來愈多的年輕人出現在集會當中,這股力量,才是巫統擔心的。

雪隆的制水區,已經傳出制水問題是一項政治角力,而羅斯瑪無端端的出現在制水區,也暴露了Syabas及政府之間的玩味關係。

112集會對納吉政權的衝擊,就要看選民如何認識納吉及其過去施政的“事蹟”。過去,國陣多次都在選舉期間,利用人民善忘的弱點來偷渡陳倉,偷樑換柱的把戲,我斷言這次沒那麼容易得逞!基於效果是否足以讓納吉變成在野黨領袖?還有待觀察。

期待人民不再爲蠅頭小利而滿足,思想的解放很重要,就如安華倡導的“人民獨立”!

馬來西亞只有完全脫離磕頭(kaotao)的奴性,人民才能真正獨立自主!

Syabas向羅斯瑪磕頭?

先談羅斯瑪高調在敦拉薩城派水開始,羅斯瑪解釋這不是搞政治活動,她是要關心人民缺水的困境!這句話,說得好,但也說得笨!制水已經兩星期,怎麼現在才出來關心?就好像,水災發生的第一個夜晚,不見人,兩星期後,人才出現!如果你是災民,會有什麼感想?

還有更笨的,就是Syabas稅務局的首席執行員也隨同,更奇怪的事,這位CEO還向羅斯瑪匯報制水的課題!一位CEO沒有管理好水務,卻向不是政府官員、不是直屬上司、不是董事會、也不是影響的顧客羣匯報課題?這是什麼道理?難道羅斯瑪是他的直屬上司?

還有更弔詭的情況,羅斯瑪說這不是“政治宣傳”,哪爲何聯邦直轄區的巫青團長會一同出席,所謂不是“政治宣傳”的派水活動?他來幹嘛?

納吉昨天又作秀,羅斯瑪前天派水,他則選擇派米。當中說了一句讓人質疑的話:“如果國陣奪下雪州政權,一定解決水供問題”!

Najib-Razak-Rosmah4-e1351695780817

如果你能將羅斯瑪前天的秀,加上昨天納吉的秀,就能聯想到,誰才是制水的“搞屎棍”?Syabas CEO還需向羅斯瑪 “kaotao”(磕頭),而納吉隔一天就是拍胸口,說自己能搞定水供問題。這不是說明,他們倆根本有能力解決,甚至可能已經騎劫整個Syabas的運作?而且不要忘記Syabas的董事局裏頭,其中一位大股東是前雪州巫統的高職黨員!

所以,雪隆一帶,面對制水問題的居民,應該將問題歸咎於Syabas這朋黨怪胎,因爲水供事務,是完全由Syabas經營管理的。這位CEO可以向不倫不類,又不是政治人物磕頭,這位CEO還能管理好水務供應嗎?

還有,你會投票給一位,用水供問題來威脅你,牽制你投票給他的政客嗎?

明天,分析112集會對納吉政權的衝擊,敬請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