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骂人也要搞清楚!

中国网民怒骂马来西亚当局(政府、军方、马航及警察等)这可理解!毕竟他们在处理18天内的失联客机,有许多常人无法理解、验证甚至是反反复复、自相矛盾的谈话。

昨天转载刘雪讼的文章,是觉得他道出关键问题- 真相在哪里?身为马来西亚国民,咱们也想知道,这是咱们的航空公司、军队、警队及政府,如果他们不能保障自己国民的利益及安全,更何况外国人?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伤得最深的是马来西亚国民。

可以理解,中国人对马克思的科学验证、单一孩子政策及(孩子)为主要经济来源,家属要求也很合理合情,找出真相才是当今首要任务,但辱骂别人,其实太过分!

你要骂,可以骂让你不满的政要、CEO、部长、总监、将军或警长,只有他们才有权力测查及保障乘客的权益。咱们是国民、艺人、普通老百姓,再说,有52%的国民都没投选这政府,骂咱们干嘛?

香港报章很创意的写出“马lie”(与“马来”同音,意思是“马来西亚当局欺骗”)来说明,马来西亚当局确实有隐瞒某些重要信息的可能性,这不是中国人、香港人或52%不选这马lie政府所能套上的帽子,而是由这群几十年吃尽安乐茶饭、又不思长进的精英分子,历经18天的前言不对后语,说法反反复复制造出来的无能的形象,但这不单是形象问题。

举个现成的例子,纳吉布在24号深夜发表了马航370在南太平洋“绝迹”的结论,但没举行记者会,还说明天早上在发布详细,但迟到25号傍晚,其表弟国防部长及代交通部长希山才公布数据。

这数据是经过一套新的计算方式来推论的,问题是这新推论准确吗?是否先公布数据,经过更多专家的计算才来断定更好?

鸡哥也在马来西亚国会提议默哀,但有个百思不解的宣布,说马来西亚政府要找到客机残骸后,才降半旗致哀

这问题来了,为何不等到发现客机残骸后,才宣布飞机坠海及全部罹难(马航发给家属的短信显示全部罹难的意思)?这逻辑根本狗屁不通!要知道这次采用是完全新的计算模式,对任何新模式都必须具备一定的稳定及较高可信度,才能确认,但目前有多方证实吗?

还有几点也搞不清楚,如果客机被骑劫或进行进行恐怖袭击或自杀,何必飞往南印度洋?

如果客机发生故障,还能飞到油尽坠机吗?

如果劫机者有诉求,干嘛飞到老远去?

这几点,都不能解释为何客机往南印度洋飞去。

这些,都不难明白,有太多的情况都解释不来,而掌控调查权力的,是马来西亚当局,如果你要骂,请对准一点,真相不止是中国人想知道,全世界都想搞清楚。

转载 :马来西亚政府,你伤害了整个世界!

等待了17天,239条生命,就这样在马来西亚政府的嘴里,化成尘埃,落定在一个连他们自己都不能确定的南印度洋海域。

没有残骸,没有黑匣子,甚至没有具体的经纬度。马来西亚政府在自己认为“必须告知”的时候,很沉着很笃定地告诉全世界,他们那架原本飞向中国北京的飞机,坠毁在了南印度洋。他们面对全世界发布这条消息时,就像一个孩子告诉大人弄丢了一件玩具。

几百个家庭的命运,全世界的情绪,由马来西亚政府说了算。这是人类航空史上的奇耻大辱。

17天,全世界大海捞针时,小小岛国的马来西亚政府,像在下一盘史上最大的棋。

239条生命不知在哪条航线随风飘零的时候,全世界以为发生了空难,你们说只是失联。全世界以为劫机的时候,你们说没有迹象。

你们很无辜地一问三不知,却能突然告诉世界,有一位或以上拥有资深飞行经验的人员劫持了失联客机。全世界都在越南海域搜寻的时候,你们能准确地说出航班曾做过空中折返。你们肯定地说最后一次联络是在凌晨一两点,又肯定地说航班最后一次与卫星联络是在早上的8时11分。

所有人以为机上的人们死了的时候,你们说应该还活着。所有的人以为机上的人是不是活在某个岛上的时候,你们毫不犹豫地否定这个美好期待存在的可能性。

全世界寻找生命的时候,你们在寻找理由。全世界在寻找真相的时候,你们在寻找借口。全世界在找数据的时候,你们在找巫师。全世界在祈祷的时候,你们相信数据了。

可是,这个世界只有你们知道飞机还在空中飞行的时候,你们在干吗?

各国舰船与苦逼的越南兄弟在南海一次次搜寻无果,等待着你们提供进一步信息的时候,你们在干吗?

中国十几颗卫星付出高昂的代价变轨的时候,你们在干吗?

你把全世界赶来救援的舰船凭空指向马六甲海峡的时候,你们在干吗?

你们在笃笃定定地肯定、否定,再肯定、再否定。你们知道,面对哪怕还有一线希望的生命,这时候你们说在东,我们肯定会朝东。你们说在西,我们肯定往西。

你们把全世界对于239条性命生的希望一次次点燃、扑灭,再点燃、再扑灭。我们在找飞机,你在找时机。你们把别人不知情的徒劳,当成一种风景,就像一匹装着迷途的老马,看脚下搜寻生命的人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你们揣着真真假假的信息,像揣着弥天的一个谎言。你们看别国船来舰往,看别人眼泪纵横,丝毫不觉得内疚,丝毫不觉得羞耻。

你们今天的“必须告知”,是不是小看了全世界对于239条生命不离不弃的珍重?是不是随着真相的步步逼进,怀揣着某个秘密已经难圆自说?是不是以为给出这个拖了17天的结果,人们可以打道回府点烛认命?

马来西亚政府,今天你错了。你错判了作为一国政府应有的国际担当,错判了政治手腕对于生命应有的敬畏,错判了包括所有中国人在内的世界公民对于真相追求的执着。17天,你失去的不仅是239条生命可能被挽回的机会,还有全世界对于一个国家政府的基本信任。

你将真相沉入世人无处搜寻的海底,你就欠下了154名中国公民必须死要见尸的明白,欠下了对13亿中国人一个必须告知的实情,欠下了对239条生命必须明确的一个交待。

那一天,你耍了一个心眼,丢了239条生命。17天,你为了一个“机密”,丢了全世界对一个国度的信任。你把真相与人道,统统欠给了这个世界。

你可以迷恋你政府的权力,但你没有权力将全世界寻求的这个真相消失,因为,你没有权力让这趟航班上任何一条无辜的生命,在魂归的路上迷失。

即便真的无人幸存,我们不急着流泪,也不急着点燃其实早就准备好了的蜡烛。因为,真相比眼泪重要,尊严比煽情重要

把真相交出来。你没有权力把全世界的感情玩够了,告诉全世界早就预料到了的这个结果。239条生命,没理由为你怀揣着的这个秘密做陪葬。你们必须为自己的愚蠢,付出应有的权力代价。

你们耍弄着手中的权力,戏弄了239条生命,你们伤害了整个世界。

原文 :http://news.ifeng.com/opinion/wangping/mahangzhuiji/

處理危機太差了

3月8日,是馬來西亞人民永遠忘不了的日子,5年前的那一天,執政的國陣失去國會絕大部分議席的優勢,同時斷送檳城、雪蘭莪、吉打及霹靂州政權。5年後的那一天,人民無興致慶祝這歷史性的一刻,因為馬航一架號稱世界最安全的客機MH370 從雷達消失了。

種種跡象顯示,馬來西亞政府、馬航及部長們,都有一定的權力主導搜尋失聯客機,但他們內部協調嗎?

先看馬航在北京的應對措施,派一位不諳華語的飛瑩執行員到北京向客機家屬匯報,讓家屬等候多時卻沒派人接待,最糟糕是匯報的信息卻是官方網站都能找到的信息,這可能導致中國有關方面全權接管馬航在北京的事務,這幾乎肯定,馬航沒有足夠的人員應對這突發事件,也用人不當之嫌。
9日早上,美國媒體已經報導有乘客利用假護照登機,但遲至下午,代交通部長才宣布有4位乘客利用報失的護照登上MH370, 過後的記者會民航局總監改為2位,這裡有協調嗎?更有趣是,民航局總監一直強調不要胡亂猜測,但他這話是對部長講嗎?

你開始有些困擾,放心,陸續有來!內政部長在出現安保漏洞後,跳出來說了重話,訓责官員不懂思考,連亞裔持有歐裔護照都分不清楚,但他這說法,很快被屬於內政部的皇家警察總警長推翻,因為有一位不是亞裔,接著最老實的民航局總監在記者會上說,兩人均不是亞裔!這樣的談話,讓人懊惱,到底誰說了算?今天又說是非裔,唉!</r還有更離譜的,包括首相夫人是第一位通知首相的信息傳遞者,這非常了不起,原來匯報緊急事務是要通過首相夫人來傳遞的,還有前農業部長諾奧瑪在社交網絡發的圖片,說與正副首相喝早茶,但時間是中午12點。

還有一點,就是國家機構及領導人一直呼籲人民祈禱,如前首相阿都拉所說:“祈禱能安撫心靈”,但卻不能拯救生命,只有在最快的時間內找到客機,才能盡量減少傷亡,大肆宣傳祈求人民禱告,只會暴露救災不力、能力不足的實事!因為虔誠的禱告最多只需十幾分鐘。

我尊重搜救隊伍付出的努力的辛勞,認為許多工作人員都是善意善心及盡力尋找MH370,但所暴露的管理問題、領導問題卻是一個接一個。

現在全世界都在找飛機,納吉卻去買一元雞!人家中國怎麼看你,全世界又怎麼看馬來西亞?

加影補選的背後

公正黨加影州議席特意懸空,讓公正黨靈魂人物安華上陣一事,不是一般的博弈!裏頭有黨選風波、505大選後情緒低靡的後遺症、巫統的策反及安華對民聯的凝聚力等問題。

黨爭是黨派的必然產物,阿茲敏這位署理主席,一直處心積慮,對雪州大臣一職耿耿於懷。當然這也涉及公正黨黨政分家的做法,一直以來大臣卡立都決絕公正黨要員包辦雪州的工程,這點讓公正黨員非常不滿,當然對外,這可能是一件好事,如果與國陣份果果的模式一樣,幹嘛選公正黨呢?

卡立是雪州CEO,當頭的,自然要有些作爲,這點卡立管理的雪州,財政充盈、對民生建設的管理及監督比前朝有效務實、對民聯各黨派的關係處理得不錯,但卻偏偏不買雪州公正黨的帳,雪州公正黨的勢力,是全馬最鼎盛的一支,也是阿茲敏牢牢控制的利器,加上卡立得罪許多黨內人士,推阿茲敏出來理所當然,問題是阿茲敏符合要求嗎?

阿茲敏曾經在505大選前揚言,要贏取更多的州議席,但事實並非如此,也將原屬親民聯的社會黨議席,也因爲與伊黨社黨諧調不足,導致國陣收復失地,這說明一點,阿茲敏有頭大症(哈迪阿旺堅持讓伊黨候選人出戰,分裂了民聯選票),而且對民聯內部的關係處理,遠不如卡立,但對內卻很強勢。

這場補選,被認爲是公正黨爲了解決內部,特別是卡立及阿茲敏之爭,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別忘記,在中央政府瘋狂的“坐地起價”、減津貼、實行消費稅的情況下,國庫估計已經是拆東牆補西牆的困境,雪州是全馬皇冠上的鑽石,羅斯瑪不要,不等於納吉會不要!

巫統善於挑動民聯的內耗,特別是一脈相連的公正黨,由安華長女奴魯依莎離婚的炒作,再到卡立阿茲敏幾乎公開的角力,這當中真的沒有巫統的黑手在操控?

公正黨其實一直存在黨內二線領導人的問題,有些二線領導的素質卻遠不如民聯兩黨,說實話,安華的聲譽,已經概括大半個公正黨,所以就算有,也被安華的光環罩著。公正黨的前景問題,才是問題的關鍵,特別是對民聯“合縱”策略,沒了公正黨,民聯很難走遠。這場補選會再次凝聚民聯對安華的支持度,一來可試探國陣的支持率,二來可以測探民意,特別是飽受通貨膨脹影響的馬來票的趨向,再來就是凝聚民聯的力量。

505大選後,民聯陷入一段時期的低靡,特別是伊斯蘭黨及公正黨,直到最近的百物漲價,才活躍起來。公伊兩黨的低靡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馬來票的得票率不高於預期,過去多年的努力,居然敗在區區500馬幣的引誘下(BR1M),心理失衡是可理解的。安華這招補選棋,是想在黨選前夕,有激起黨員們鬥志之意,但這不是主因,而是配菜。

拉菲茲說了一句話,納吉不會等5年收復雪州檳城,如果反問,安華難道也不懂這道理嗎?安華自然懂,因爲政治攻防戰,無時無刻都在進行,拉菲茲是說了實話,但在政治上卻說了廢話!

雪州充盈的儲備金,讓納吉垂液,試問姣婆怎能守寡咧?巫統策反是必然的,也是科學的,納吉絕對不會等5年,安華何況不是?但關鍵是先穩住雪州。

如果雪州政權易手,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政治叛變!民聯州議員集體跳槽國陣,但事情沒那麼簡單,這可不是一兩席就能成事的,有人用充盈的儲備金來做跳槽的成本計算,這不是不可能,而是很難,難到國陣算到,卡立安華又不會算嗎?所以這可能性極低。

現在的論點是,誰會跳?或許更貼切的事,爲什麼而跳?如果阿茲敏會跳,他是笨蛋!因爲通過內部處理大臣一事,如果辦成,將得到平穩的政權,如果通過巫統來辦,就算辦到,得來的卻是微差多數及不穩定的政權,所以有必要冒這身敗名裂及充滿變數的險嗎?估計阿茲敏不笨,除非阿茲敏連公正黨署理主席不保,這樣留在公正黨也沒作爲,他才可能會鋌而走險,所以關鍵在黨選,阿茲敏能否保住現在的位子,才是焦點。

基於勞民傷財一詞,如果比起“買貴了”或”沒貪污成分”的託詞,公正黨不算勞民傷財,因爲卡立已經證明,理財有道是公正黨的長處之一。如果說需要解釋騰空位子來補選,公正黨確實需要出師有名。

取消Syabas 的私營化!

Syabas 三番四次無能力處理好水供問題,導致私營化失去意義及其功能性

其CEO 李妙贵呼籲:

“我们要求雪州政府和中央政府尽力提供足够的物流援助,比如水车和储水箱,以面对大规模的水供危机”。

這聲明證明什麼?Syabas根本沒有能力處理任何突發的危機?如果私營化後,還需要政府出動資源來解救局勢,哪取消私營化是否更好?又或者說,私營化給Syabas 本來就是錯誤的,因爲後者在處理水供那麼多年後,還無法執行自身應付的責任!

對我來說 Syabas完全不及格  

929重選的選前分析

929重選,將是馬來西亞建國以來最受矚目的黨選之一!一個最強盛的在野黨及最多城市選民支持的黨派,將選出未來幾年的領導層,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林冠英爲首的中央領導層,會面對怎麼樣的變數?

林冠英及親信已經開始行動佈局,包括接見中央代表匯報社團註冊局(ROS) 如何陷害DAP? 黨中央需要代表們的支持,以免敵人削弱DAP的實力等等。這些都不是什麼新話題,甚至說這完全是可預測的佈局。

首先,505大選後DAP的強勢崛起是不爭的事實!但這些是領導層管理有方?還是純粹是城市選民不信任國陣,而集中選票支持民聯的結果?選民如果是因爲恨對方來愛你,這不叫愛,單純來說只是一種權宜之計!

如果DAP中央領導有方,加上505 大選的狂勝光環,林冠英應該沒什麼難處繼續領導DAP,甚至沒理由害怕重選! 除非內部真的出現危機。炮轟ROS的陷害,是否是爲了掩飾當時錯誤處理改選成績而泡製的悲情牌? 其實在DAP改選十來天後才來糾正錯誤,就已經看到黨在處理這問題中慢了半拍,這“慢”引出了一個問題,爲何那麼久?時間是微差秋毫很重要的指標跟線索,DAP久久沒能搞清楚狀況,真的值得懷疑!

製造悲情相當管用,因爲大格局能團結內外的勢力,但也讓某些庸才,用權謀之術得以脫身!這對黨不是件好事,如果每出狀況,都以金蟬脫身,哪到底誰該負責?如果人民不能接受【蒙古女炸屍案】是一場兇殺案,但又沒有兇手的結果!哪如果能接受這場金蟬脫身,是否有點“美國式”(double standard)?

林冠英暗示,有10位中央代表反他!10位對總數2500的中央代表,值得一提嗎?再倒回來想,如果真的只有10位,能成什麼氣候, LGE爲何需要那麼急躁?其實林冠英很可能是拋磚引玉,顯然這招沒什麼效果。基於評論員認爲,林冠英應該能渡過這場重選,倒林應該不會真的推翻林冠英,再說LGE只能再當一屆祕書長,只當三屆的黨制度,自然會讓他下臺!這分析相當客觀,但如果倒林行動變成“清君側”,這可不好說了!如果倒林派預想到倒林是不可能的,那麼是否會退一步而選其次?

“清君側”在歷史上是一項政變行動,君王側邊有奸臣,起義是爲了剪除這些亂政份子,當然這也是發動者的說詞。只是這會讓LGE變成被屬下操控的主子,因爲奸臣能影響主子,而主子甚至聽從奸臣的計議。所以“清君側”使用起來,難度還是相當高的!這也會影響LGE的威信,但好處是讓其自我約束。

LGE一派打出的悲情加團結的手段來看,這場風暴的來頭不小!只是悲情牌是否用老了?是否能激起代表們的認同及嚮往?LGE是否還能高票黨選?而LGE嫡系的戰績如何?“清君側”是否會上演?這將在929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