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公正黨

加影補選的背後

公正黨加影州議席特意懸空,讓公正黨靈魂人物安華上陣一事,不是一般的博弈!裏頭有黨選風波、505大選後情緒低靡的後遺症、巫統的策反及安華對民聯的凝聚力等問題。

黨爭是黨派的必然產物,阿茲敏這位署理主席,一直處心積慮,對雪州大臣一職耿耿於懷。當然這也涉及公正黨黨政分家的做法,一直以來大臣卡立都決絕公正黨要員包辦雪州的工程,這點讓公正黨員非常不滿,當然對外,這可能是一件好事,如果與國陣份果果的模式一樣,幹嘛選公正黨呢?

卡立是雪州CEO,當頭的,自然要有些作爲,這點卡立管理的雪州,財政充盈、對民生建設的管理及監督比前朝有效務實、對民聯各黨派的關係處理得不錯,但卻偏偏不買雪州公正黨的帳,雪州公正黨的勢力,是全馬最鼎盛的一支,也是阿茲敏牢牢控制的利器,加上卡立得罪許多黨內人士,推阿茲敏出來理所當然,問題是阿茲敏符合要求嗎?

阿茲敏曾經在505大選前揚言,要贏取更多的州議席,但事實並非如此,也將原屬親民聯的社會黨議席,也因爲與伊黨社黨諧調不足,導致國陣收復失地,這說明一點,阿茲敏有頭大症(哈迪阿旺堅持讓伊黨候選人出戰,分裂了民聯選票),而且對民聯內部的關係處理,遠不如卡立,但對內卻很強勢。

這場補選,被認爲是公正黨爲了解決內部,特別是卡立及阿茲敏之爭,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別忘記,在中央政府瘋狂的“坐地起價”、減津貼、實行消費稅的情況下,國庫估計已經是拆東牆補西牆的困境,雪州是全馬皇冠上的鑽石,羅斯瑪不要,不等於納吉會不要!

巫統善於挑動民聯的內耗,特別是一脈相連的公正黨,由安華長女奴魯依莎離婚的炒作,再到卡立阿茲敏幾乎公開的角力,這當中真的沒有巫統的黑手在操控?

公正黨其實一直存在黨內二線領導人的問題,有些二線領導的素質卻遠不如民聯兩黨,說實話,安華的聲譽,已經概括大半個公正黨,所以就算有,也被安華的光環罩著。公正黨的前景問題,才是問題的關鍵,特別是對民聯“合縱”策略,沒了公正黨,民聯很難走遠。這場補選會再次凝聚民聯對安華的支持度,一來可試探國陣的支持率,二來可以測探民意,特別是飽受通貨膨脹影響的馬來票的趨向,再來就是凝聚民聯的力量。

505大選後,民聯陷入一段時期的低靡,特別是伊斯蘭黨及公正黨,直到最近的百物漲價,才活躍起來。公伊兩黨的低靡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馬來票的得票率不高於預期,過去多年的努力,居然敗在區區500馬幣的引誘下(BR1M),心理失衡是可理解的。安華這招補選棋,是想在黨選前夕,有激起黨員們鬥志之意,但這不是主因,而是配菜。

拉菲茲說了一句話,納吉不會等5年收復雪州檳城,如果反問,安華難道也不懂這道理嗎?安華自然懂,因爲政治攻防戰,無時無刻都在進行,拉菲茲是說了實話,但在政治上卻說了廢話!

雪州充盈的儲備金,讓納吉垂液,試問姣婆怎能守寡咧?巫統策反是必然的,也是科學的,納吉絕對不會等5年,安華何況不是?但關鍵是先穩住雪州。

如果雪州政權易手,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政治叛變!民聯州議員集體跳槽國陣,但事情沒那麼簡單,這可不是一兩席就能成事的,有人用充盈的儲備金來做跳槽的成本計算,這不是不可能,而是很難,難到國陣算到,卡立安華又不會算嗎?所以這可能性極低。

現在的論點是,誰會跳?或許更貼切的事,爲什麼而跳?如果阿茲敏會跳,他是笨蛋!因爲通過內部處理大臣一事,如果辦成,將得到平穩的政權,如果通過巫統來辦,就算辦到,得來的卻是微差多數及不穩定的政權,所以有必要冒這身敗名裂及充滿變數的險嗎?估計阿茲敏不笨,除非阿茲敏連公正黨署理主席不保,這樣留在公正黨也沒作爲,他才可能會鋌而走險,所以關鍵在黨選,阿茲敏能否保住現在的位子,才是焦點。

基於勞民傷財一詞,如果比起“買貴了”或”沒貪污成分”的託詞,公正黨不算勞民傷財,因爲卡立已經證明,理財有道是公正黨的長處之一。如果說需要解釋騰空位子來補選,公正黨確實需要出師有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