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巫統

泰益及加影補選

經過多天的報導,由黑髮當官到變白毛的泰益終於選擇退位!這看來對加影補選好像沒什麼關係,其實理頭大有乾坤。

當全國在野黨集中軍力攻取加影州議席時,忽然爆出泰益退位之事,這是巧合,還是國陣用來擊潰民聯的妙招?之前分析過,安華攻取加影的得勝率很高,巫統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卻什麼也不理,而重點在民聯各黨派,也希望通過這場補選,來穩固民聯內部對505大選後的低靡情緒及解決PKR內部的問題,這時殺出的泰益退位,很可能讓民聯陷入兩地作戰的困局。

416砂撈越州選,泰益所屬的土保黨幾乎不受影響,505大選的國席也是如此,這說明土保黨比巫統還要強盛,至少沒有任何一個黨派能直接或間接影響到它。2011年的州議會,將在2016到期,這也說明今年、明年或後年初,均有可能是砂撈越州的選舉年,泰益現在選擇當州元首,看似將權力往下挪,但對他經營已久的土保黨,不會一下子跨掉,估計他依然牢牢的掌控著砂州的局勢。

泰益能在國州都保持全勝的狀態,在退位前宣布解散州議會也是有可能的,加上民聯志在必得的半島加影州議席,這突變勢必分散民聯,特別是DAP的集中力!巫統副主席莎菲益說得好:“在野黨一直抨擊泰益不退位,現在好了,他將退位了”,這話要兩面看,對425州選,華人的選區多為俗稱“白毛”的泰益貢獻,人聯會大敗,除了自身的內耗及無能之外,也是敗在“白毛”的效應下,這點就是泰益考量在退位前,可能閃電舉行州選的的考量之一。

人聯過去的重量級領袖都榮休了,黨內也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過去泰益也不斷的對人聯黨呼籲改革及積極贏回華人票的重要性,無論你喜不喜歡,泰益不會放棄人聯,而人聯更不會放棄泰益,所以泰益退位,是幫了人聯一個大忙,但效果會如何?還需要靜觀其變。

還有一點,泰益領導的土保黨,之所以能有如此強盛的凝聚力,就是對各族的交融,無論是文化、宗教及習俗,都比巫統處理得好,只要能穩住土保黨,泰益依然是砂撈越的White Raja!加上巫統馬華經歷308及505的洗禮後,勢力大不如前,土保黨變成勢力舉足輕重的老二(國陣)其政治籌碼有增無減,巫統也要看泰益的臉色辦事。

如果真的舉行砂撈越州選,這可能不是衝擊安華在加影的補選而已,而是民聯內兩大黨派DAP及PKR最頭疼的事務,兩黨要怎麼在兩邊戰場開戰?你可說人聯現在沒勢,但泰益會替人聯造勢。別忘了,馬來西亞不是出現過三合一(武吉士南卯/武吉干當/巴當艾)的補選嗎?加上選舉委員會“省錢”的安排,及無限可能的馬來西亞國度,別說不可能!

這大膽的預測是否會出現?這要看這幾天的局勢演變。

Advertisements

DAP的公關危機

505大選後,DAP是有點五行欠“鳥”!腦袋靈光一現,就以型補型,將一只“Ubah”鳥擺了出來。這本來不是問題,爭議就在DAP如何處理這糾紛?無論如何,從正面來看,這鳥算不了什麼大問題,而是事後的“鳥言鳥語”,讓部分曾經投DAP的選民目瞪口呆。DAP 被質疑、被質問,原來是種禁忌!

記得505大選前夕,DAP鬧了不少候選人的爭議。檳城、霹靂、雪州及馬六甲,都有準候選人在最後關頭被割愛。另外各州的零星案例就不提了,多名檳城前草根議員、後朗原任議員姚天和、與倪氏不合絃的梁美明及蓮花苑前議員李映霞都有處理不當,對外公關手法僵硬,當時領導層祭出,以大格局着想,來掩飾黨內的處理不妥。

這些原任議員,雖然有些學歷不高、連語言溝通也有些障礙,但絕大部分都是挺草根的基層領導,這點不容置疑,也就是這些純草根政治,才讓DAP有那麼多社會底層的支持者!馬華跑的精英路線,相對的遜色。

505大選,是有改朝換代的機率,所以大家可能認爲“大局着想”是比個人得失來得重要,但如果是以大格局來剷除對手?用大格局來掩飾自身的管理問題呢?你身爲選民,是否當了幫兇?

這點就在最近爆發的事件“社團註冊局(ROS)害DAP”一事,暴露了出來!其實ROS怎麼害DAP呢?如果當時統計錯誤,當天是否沒人發覺?如果有,爲何領導層在十來天後,才姍姍來遲的糾正?從這點來分析,DAP在當時的處理方式,確實有問題!

再作一個假設,就當ROS是巫統的馬仔,難道DAP今天才知道嗎?幾時開始,巫統會遵守那麼高尚的不干預手段?不會吧?就算全部DAP的領導人腦殘,“老鳥”林吉祥也不會看不出!所以ROS不論在什麼角度,都不可能對DAP手軟,這點路人皆知。

ROS的重選要求,打亂了DAP現任領導層的佈局,許多支部擁有50%或更多的新代表,這些代表帶來的變數,領導層很難掌控。所以林冠英的頑強對抗,甚至說是巫統企圖分裂DAP,企圖用巫統來“過橋”,但就算人民認爲是巫統的傑作,DAP黨選還是自家的事,黨代表可不是信息受阻的人民啊!加上現在大選已過,大格局的呼籲,效果不大,而在未來,DAP的表現越來越重要的情況下,DAP到底會以什麼樣的格局出現,才是有利於人民?

再說說林冠英回應評論員,認爲拿陳水扁貪污腐敗來比喻是錯誤的,其實林冠英有個很好的機會來反轉劣勢,當小黃議員出來嗆時,輿論界已經開始反感DAP的處理方式,林冠英只需說:“我接受正面的評價,會再接再厲改善情況”!就那麼一句,不失體面,也有雅量。

林冠英“選擇性”指控評論員,指控評論員對比貪污腐敗的陳水扁不對,這讓許多理智的選民驚訝!爲何?一直指控別人“選擇性”誣告的林冠英,居然犯了同樣的錯誤!這也讓國陣一直稱林冠英爲“神(tokong)”的政治形容詞,忽然昇華,成爲不可被批評的神!

其實,林冠英不是神,他也有弱點,但他的所作所爲,包括黨內文革式的反駁輿論,這像是自投羅網的“自殺式”行徑,可不是別人能左右他們的,所以DAP 應該自我檢討。

我一直認爲DAP會很快達陽極轉陰、物極必反的巔峰期!現在看來,應該是現任的領導層先達到這境界,許多領袖都唯唯諾諾,當然也有韜光養晦、伺機而動的一羣。DAP 必須趁現在的強盛來推行黨內改革,搞好黨教育、實現黨內民主及建立健全的黨機制,擺脫黨天下、一言堂及人治的歷史弊病,都是社會民主進程的一部分,巫統錯過了2004年大勝後的改革契機,結果敗壞得更快,這歷史DAP應該警惕。

DAP 最好能黨政分家,權力過於集中,只會製造更多違背人民意願的事情及決定。Ubah 水上鳥的應對、505選前候選人風波、ROS被害事件及評論員被嗆等,都看到DAP內部及對外的公關危機,這點還沒包括DAP近來的強勢,其實巫統一直利用DAP的強勢來唬巫統的傳統選民,DAP越強勢,盟黨PKR及PAS的壓力就越吃重,加上巫統在黨選前需要一個對象來“喂招”,DAP 的強勢,正中下懷!既然是敵對黨,怎麼會被別人“利用”呢?DAP的強勢,其實就是笨!

離開505大選不過三個月,DAP 的莽撞,難道真是換了椅子、也換了頭腦?我擔心,還有4年9個月,到底該怎麼過?

投黨還是投人?

投黨不投人,對政黨來說是件好事,因爲這樣自己的位子就穩了,只要安插好自己的候選人,勝選後,這股實力必然不會倒戈!這樣黨的力量就大了,但問題也隨之而浮現!

馬來西亞的問題,就是選黨不選人!最佳的例子就是一黨獨大的巫統,絕對的權力,讓其腐敗,也殘害人民權益,陷國家於貪腐濫權、製造無法無天的霸權政治過去五年,民間累計了不少“公民意識”,這意識的可貴,就是製造不盲從政治人物的說詞,而是通過輿論壓力,來迫使政治人物“糾正”錯誤,當然同時製造更多的遊離選票,健康的國家,都有相當部分的遊離選票,這讓左右各方,都不能進行操控性的選舉,舞弊自然會減少!這也同時讓候選人,沒有“包贏”的心態,來競選任何選舉。

用巫青團長凱里的一句話:“過去,只要頭戴一個songkok,巫統候選人就能輕易當選”!
這句話,多麼的諷刺,多麼的無奈,但情況在308的五年後,有所改善。

如果LGE 用“投黨不投人”來呼籲實現改朝換代的理想,我認同,暫時將票集中給民聯,但我們也應該理解,過於集中選票的壞處,就是製造另一個巫統!政治人物會利用這機會來排除異議分子,故沒有人,包括LGE可以保證,DAP永遠不會變質!

這次,我會“投黨不投人”,但沒有下次!因爲“公民意識”才是保證民權,最實在的模式。

164241_368995369885010_1451171578_n

拒絕任何隔離政策

按照目前的形勢分析,下屆大選巫統與伊斯蘭黨鏖戰的結果,將改變馬來西亞的政治格局。問題是巫統的種族主義,是否會被伊斯蘭黨的伊斯蘭主義取代?

多年來,兩黨互相競爭,也屢屢將伊斯蘭主義搬上政治舞臺。巫統利用宗教來掩飾自己的精英統治,卻通過朋黨及裙帶主義大肆斂財!伊斯蘭黨則通過建立伊斯蘭國及施行伊斯蘭法,希望通過雙重清廉、加強宗教信仰來挽救國家。這裏可以簡單歸類,巫統是利用宗教來施行種族主義及延續精英統治,而伊斯蘭黨則以宗教主義來淨化人民的心靈。

如果下屆打敗了極端的種族主義,是否會迎來更保守的的伊斯蘭主義?而更多的伊斯蘭主義是否會影響馬來西亞的政經文教課題?如果趕走了豺狼,卻迎來虎獅!到時該怎麼辦?這邏輯的背後就是馬哈迪“魔鬼論”的基礎,巫統及馬華分別唬嚇人民對換政府後,宗教會出現的一極化的擔憂,包括DAP的基督國及伊斯蘭黨的回教國!

當然這是充滿矛盾, 但不能說是“完全”子虚乌有的说法。因爲伊斯蘭黨章還保留建推行伊斯蘭法(針對穆斯林), 由此如果伊斯蘭黨打敗了巫統,國家是否會更加伊斯蘭化?這問題需要正視。民聯的執政綱領,雖然沒有伊斯蘭法,只是如果一黨還存在類似的主義,這問題還會不斷成爲敵對黨的課題,伊斯蘭黨也需要正視這問題。

走伊斯蘭路線不是不對,而是需要一個明確目標、可公正執行、顧及非穆斯林民生及習俗、以開明爲基礎的理念執行。這些都需要一套完整的法規,而不是想推行就推行。

PAS_UMNO1

過多的伊斯蘭主義,是否會以宗教來區別國民?聶阿茲曾經說過,首相必需是穆斯林!在某些客觀的情況下,這看似沒什麼問題,但如果深入探討,這是以宗教區別來行事,萬一馬來西亞出了一位曠世奇才的非穆斯林政治家,到時是選賢明及能力,還是選議員的宗教信仰?如果出現類似的案例,伊斯蘭黨倡導公正理念,又有什麼說服力?

奧斯曼帝國晚期的腐敗,就是長期用宗教來區分國民!帝國內的晚期民族主義肆虐,導致帝國支離破碎最後亡國的歷史教訓,才不過是近一世紀的事!

吉蘭丹州的理髮課題,已經侵犯非穆斯林的民生及權益!不管怎麼說,非穆斯林沒有類似伊斯蘭教的習俗、習慣或義務去執行男女分開理髮。這課題又出現另一個問題,到底這法律是怎麼成立的?是以什麼原因,立法精神及執法規範來執行?伊斯蘭黨欠非穆斯林一個解釋。

如果我拒絕巫統以種族區別的種族主義,我也會拒絕伊斯蘭黨,對非穆斯林的胡亂執行不合理、不合情的法律!

拒絕任何形式的隔離政策,無論是以宗教、種族、膚色或貧富。消除隔離,國民團結才能全面的實現,馬來西亞才有救!

後記:我歷代大選都支持伊斯蘭黨,但我不會因爲支持伊斯蘭黨,就會縱容它、包庇它、本末倒置的瘋狂的維護它!自從308政治海嘯後,伊斯蘭黨確實改變許多,希望它能爲馬來西亞帶來更好的改變,我在乎它,才說句心裏話。

民聯執政的挑戰

民聯能否入主布城?這是民聯支持者關心的現實問題,但不論成功與否,民聯所能累計的支持率不容低估。按現在的局勢預測,民聯對國陣的馬來票大約在48:52之間,華人票基本維持75%以上至80%,印度票則影響不了大局,但印裔選票會在霹、雪、森三州起造王者效應。比較有看頭的是東馬基督選民的動向,如果有80%轉碼頭,加上華裔選區的反對票,還有沙巴巫統派系盤根錯節、鬥爭暗流洶湧,州巫統及州國陣成員黨之間的摩擦不斷表面化,40%的國會議席可能易手!砂勞越很可能會掀起類似半島反風,只是沒沙巴那麼強烈,白毛首長還牢牢的掌控州內局勢,土保黨全勝不出奇,其他成員黨還能湊成州執政集團,人聯則可有滅頂之災!

民聯可勝,但很可能是小勝!這將有代價。這讓我想起前美國總統克林頓的一句話,他在民主黨提名奧巴馬的演講時提過,自己處理國事是通過“合作”,包括與敵對的共和黨合作。這點道出政治現實的一面,同時克林頓的高超外交斡旋能力,也讓他擺脫共和黨的為難。按克林頓的分析,共和黨已經變本加厲,在兩年前奪回國會議長及眾議院多數議席開始,以博納為首的共和黨議員們,就不斷的“為難”民主黨籍的左派總統-奧巴馬!克林頓很不客氣的說:“意見不同幾時比國家利益更重要”?

容許我再解釋一段,當奧巴馬接手權職時,美國面對幾乎能一夜潰敗的金融體制!美聯署(Fed)主席伯南克用其一生研究1930年代的”大蕭條“,對當時還沒全球化的世界,影響絕對比不上2008年的次貸危機。所以大蕭條帶來的沖擊,是比不上次貸危機的餘波,當時有趣的是,”製造“次貸危機的共和黨,缺以狠勁的意見不同,來替代國家利益!2011年爆發的美國債務上限危機,就是典型的意見不合的狠斗!這些動作,說白了,不過是要製造亂局,讓人民看到奧巴馬無能為力治理美國經濟而失去人民的信任!好讓弄出爛攤子的共和黨可以再次奪回總統寶座。

好了,現在要問大家一個嚴肅的問題,誰認為可能輸掉政權的國陣殘餘分子,不會狠斗?如果會,咱們該怎麼應對?按國陣的思維,這是可預料的。納吉還一直怪敵對黨炒作仇恨,蔡細歷還公然挑起宗教、種族情緒! 他們這種思維,可以很清楚的預知當反對黨後,也會不負責任的對抗,甚至漠視對方的良好施政!問題是共和黨是當反對黨才狠斗,現在巫統馬華當執政黨就開始反對黨的動作!

我認為狠斗的思維是一樣的,不管是克制保守的東方人,還是自由任性的西方人,拒絕合作的背後,不過是為了自個兒的利益。咱們別看共和黨那麼清高,他們背後的競選基金,均來自軍工、能源、等超大型企業。美國政客其實與春秋時代的客卿說客沒什麼分別!當然咱們也別小看巫統能顛覆民聯的能力!看看多位公正黨變節國會議員、再看DAP的金指夫人徐月鳳、連最有把握伊斯蘭黨,也出現被顛覆的哈山阿里及前署理黨主席納沙魯丁。更別忘記

奧巴馬面對四年的捉襟见肘是否繼續?這問題美國選民要認真衡量。 奧巴馬面對的問題是否會重演在民聯人主布城後?身為民聯支持者、渴望改變的人民,更需要留意及理解。

我認為克林頓的合作、外交模式可行。選舉畢竟是零和遊戲,有贏必有輸,然而政治則不同,有時贏了戰略,輸了戰術,如90年代沙巴團結黨贏了選舉,輸了政權,就是很好的例子!有時候則能創造一面倒的勝利,如阿都拉在2004年大選的狂勝!所以民聯如果有智慧的通過大事合作,再運用外交途徑來穩住國陣的溫和派,來進行必要改革,是可行,而不是天方夜譚的。

安華策反撕裂巫統!

至今已有三位原國陣議員反了!這一步一步逼近的手法,其實國陣也用過!被封為推倒長城的金手指-前霹靂州副議長许月鳳、最年輕但涉嫌貪腐的前檳城副首長法魯斯、不安分守己的安華”好友”再林、臭名遠揚的祖基菲諾爾丁、外傳有賭債纏身的高淵議員陈、還有輸了黨選退黨哥巴拉可丽斯南、還有多位原屬公正黨的議員如黃朱强。都一一離開,加入親國陣的議員。

當時安華真是被鬧到焦頭爛額!內外人心浮動,加上媒體的推波助瀾,這風波肯定讓公正黨的印象受損,比如議員的素質及道德行為等問題。安華曾經很認真的道歉,也承諾會謹慎留意候選人的素質,因為當時的情況是,再多几席國陣就能重奪國會三分之二的優勢!如果公正黨的議員繼續逃叛,導致納吉政府重奪優勢,這勢必影響民聯三黨的合作關係。只是這如意算盤,國陣最終未能如願!

過去的策反,現在卻發生在納吉政府的身上!關鍵是,巫統能否抵擋這已經接近大選的關鍵一擊?

沙巴的情況很複雜,被合法化的非法移民,已經侵犯及瓜分原屬沙巴土著的就業及公民權益。這情況一直沒受到重視,原因是巫統需要合理化自己在沙巴的合法性,同時維持首長一職繼續為巫統掌控(中央政府宣佈廢除沙巴首長輪替制)。

簡單的說,東馬的土著(非穆斯林)及華裔,被狡猾的馬哈迪給耍了!308政治海嘯後,發生了阿拉事件及聖經被扣押等問題,狠狠的沖擊信奉天主教的土著及部分華裔,這餘波是否會在下屆大選激發東馬大舉的反對巫統、或拒絕國陣?

納吉宣佈的皇家調查委員會來測查非法移民問題,顯然誠意不足!如果大選在六個月的調查期間舉行,這些被合法化的移民,還不是照樣投票?神仙過了海,到時你能幹什麼?

現在最關鍵是巫統內部,開皇委會,勢必挖出馬哈迪當政時的弊端,這不止影響馬哈迪個人形象,也會牽連其兒子內定吉打州務大臣慕克里,最可怕是繼續衰弱現在積弱的巫統形象!納吉遲遲不開皇委會,其實就是能拖就拖,其解決沙巴問題的誠意,根本不存在!因為沙巴問題,其實是由巫統一手策劃預謀的。

安華這次策反,看來是要沖擊巫統虛偽的形象!撕裂巫統的面具,才是他的最終目的!